知乎日报|小事 · 25 岁的年轻人,想清两件事

Sep 20, 2019 12:50·2.3k words ·7 minutes read

小事 · 25 岁的年轻人,想清两件事

图片:mohamed_hassan / CC0

北冥乘海生,大数据仁波切 公号“计算广告”(Comp_Ad)

从清华毕业,我只拿到了微软研究院的 offer,便去那里上班了。我的老板是贝尔实验室来的科学家宋老师,从第一天起,他就告诉我:某个工程问题快速进展的关键,是清晰地定义了目标函数。当时,我对这句话一知半解,不过现在看来,这几乎是我在职场中学到的最有价值的箴言。

后来做在线广告,对此才有了些心得:正是由于当年业界前辈把广告创造性地定义为一个优化问题,此领域的进展才日新月异。于是,管理商业化团队,只要做两件事:一是把产品目标定量化,二是建立起评测系统,此后不管论团队强弱,都能慢慢进化到最优。

我今天要讲的事,就与定义目标有关。

28 岁的一个夜晚,我刚做完甲状腺癌手术,正倒在病床上昏昏欲睡。忽然,觉得手脚发麻,慢慢开始抽搐,接着浑身大汗、呼吸困难。当时的感受,真以为是无常前来索命。在就要昏厥时,我按响了大夫的召唤铃。

没想到术后低血钙的反应如此之大,终生服药是在所难免了。在这模拟鬼门关过后,我突然意识到,到那天为止,并没有思考过今生要过成什么样。由于身体状况多了些未知,我不得不在人生问题上思考宋老师所言:用有限的精力、或者有限的生命,我应该做哪些事,要放弃哪些事,才不枉世上走一遭。

前几天,知乎上有人问起“25 岁的年轻人应该做什么”时,我立刻想到了那个晚上,想到了我的所思与所得,写出来分享给大家。借用数学的概念,人生的优化问题也无非是确定以下两点:一是你想成为的人,也就是目标函数;二是你必须做的事,也就是约束条件。

25 岁的年轻人,已经离开了校园,初步了解了职场,开始担负起责任。对他们来说,人生有无限可能,似乎可以尽情挥霍。那时的我也是如此,总觉得凭着热情与聪慧恣意漂流,就可以到达成功的彼岸。

于是,高考报志愿,我看到电子系分高就填了上去;本科毕业不想进入社会,才选择了直博;对博士课题提不起兴趣,又开始兼职创业;毕业离校时毫无规划,误打误撞地进了微软研究院;在学术圈混迹数年,又对互联网人的百万年薪艳羡不已。

这样的人生轨迹,像是无目标的布朗运动,凭着小聪明和热情,看起来每步都在前行,可是累积起来,却离心中理想的状态越来越远。是挣钱、立功还是立言?似乎我都想要,又都可以轻易放弃。在面对每次挫折或机遇时的冲动,就像是方向不一的天鹅、大虾和梭鱼,拽着人生原地打转。

接触的人多了,才发现这并非我的个例,龟兔赛跑故事在身边不断上演。因此,我想对 25 岁的年轻人说,没有比想清人生目标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人更重要的了。

如何想清楚呢?成功者的传记并不可靠,那是他们衣锦还乡后,为神化自己溢美而作。你只知其英明神武,却不知其暗黑艰辛,以及失败后要面对什么。还是要多接触各种经历的人,体会他们的状态。比如,你想做个大学老师,互联网码农,连续创业者,那么先去认识这些人,看看他们的所得与付出,欢乐与痛苦,是否与你想象的一样。

与成功者相比,失败者更值得了解。每个目标是否成功,都是随机的。公司上市以后身价五十亿还是两百亿,不过是个数字,而倾尽所有的创业者失败后的万念俱灰与走投无路,才是最需要斟酌的。

怎样才算确立了目标呢?标准是不再羡慕那些道不同的成功者。志在著书立说,就别在意富可敌国的商业领袖;要去拜佛求经,见了貌美如花的女子就别想就地招赘。抛弃这些南辕北辙的羡慕带来的苦恼,不仅能让你更接近自己定义的成功,还能让你的幸福感大大提升。

如果还未及而立,不妨想想人生前半程,你究竟是布朗运动的蝌蚪,还是笃定前行的乌龟。一旦错过这段时间,到了生活魔咒犬牙交错的中年岁月,恐怕就再也无暇做这般思考,只有随波逐流了。

对我来说,幸运的是 28 岁那次际遇,如演习般将四周平地削成万丈悬崖,又咔地拉下黑漆漆的夜幕让我窒息。它催促我在后面的一段时间里,努力想清了人生目标。没多久,我就辞去了微软研究院稳定优裕的工作。

我的目标与本文无关,不提也罢。那之后,我最大的变化是完全不理会别人怎么看我,你们把我骂成人渣也好,捧成圣人也罢,不挡我的路的话,又与我何干呢?

确定目标看起来不难:社会上的成功人士,在校园里就耳熟能详了。从马云、马冬敏或马拉多纳里挑个榜样不就行了?其实,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样定的目标意义不大。知道约束条件,也就是从哪里出发,有什么限制,往往比目标更重要。

不顾起点往前冲,结果往往是悲剧。举个例子,对普通人来说,如果你的目标是年薪百万,拼命工作争取升值加薪也就是了;可如果定了王健林的小目标,又没有王思聪的本钱,那只有放弃正常工作,天天去买彩票了。

把风云人物的成就定为你的目标没有错,可是先要想想,相应的代价你能否承受:如果要侍奉有下岗的双亲,那就得先保证稳定收入,别像王兴那样连续创业,去搏千分之一的未来;反之,如果你是个富二代,那就别找份混吃等死的铁饭碗浪费人生;如果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就别干那些后半辈子要拿钱换命的高薪工作。

至于我当年,给自己定的约束条件是,保持工作生活平衡,让身体和精神状态慢慢变好。在这个约束下,我从不加形式主义的班,也不参加各种职场应酬,是的,老板请客也尽量不去。

弄清了约束条件后的目标,往往在名人传记再也上找不到榜样了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目标会是“留在上海照顾父母,争取四十五岁退休”或者“在北京买套房,自己成为有影响力的学者”。看起来有点 low 是不是?但这才是鲜活真实的。所以,我并没有用使命或理想这样的字眼。

你看,人生也像宋老师讲的那样,是个带约束的优化问题。25 岁的年轻人,一要登高望远,找到明确的人生目标;二要低头看路,带上必须的行李前行。

有位朋友说:你讲的有道理,可是没帮助。因为站在山脚的人没法体会到山顶看到的全景,进而规划出最优的登山路线。其实,要义就在于,只要目标清晰可度量,路线并没有那么重要,模拟退火那样的乱撞都能找到最优。(你知道模拟退火和布朗运动的区别么?)所以,只要你心无旁骛,不怕你技不如人。别忘了,在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面前,带领着大家走到雷音寺的,并不是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。

短暂的生命要面对无数的诱惑,掌握无数的技能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矣。知道自己往哪里去,从哪里来,你的人生虽然不会因此一帆风顺,却一定能走得更远。